◎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外汇 >    正文

Airbnb的欧洲危机和多重焦虑

来源:-   发布时间:2019-04-09 15:36:10

  08/04/2019

  为漂泊无定的现代人在流动社会中重新通过经验锚定自己、占有空间提供了机会,这是共享经济的初心。但作为一门生意,Airbnb显然在职业化的扩张道路上有些迷茫,精品化与商业化往往不可兼得,旅游的个性化与规模的标准化更是难以调和。

  文|丁甜

  编辑|封成

  LUMING LAB 出品

  去年初春,美国旧金山,民宿短租平台Airbnb举办了一场十周年纪念活动,大会上反复提及的一句话是:“Airbnb 要触及到每个人。”

  这个“每个人”里,可能不包括欧洲人。

  2019年2月10日,巴黎市政府将Airbnb告上法庭并要求对后者处以一张1250万欧元“天价罚单”。 1250万欧元的罚款,对于目前估值310亿美元的Airbnb而言,可能并不算多,但这意味着,巴黎不欢迎Airbnb,柏林、伦敦、纽约也是。

  “我们的目标是通过起诉未经授权的出租行为来解决这一问题,它们破坏了巴黎一些社区的秩序”,巴黎市长安妮·伊达尔戈表示。

  秩序,或许是曾经追求个性化表达与差异化定制的Airbnb所嗤之以鼻的东西,但现在却是它极速成长后不得不遵循的社会规则。

  01

  这不是法国第一次出手。

  2017年底,法国出台租房管理新规,要求下架短租平台上不合法的房源。房主如果想把房屋放在短租平台上,如Airbnb,需要在市政厅进行登记。如此一来,当地政府可以追踪监管,查看房源是否合法。就在这一规定刚出台时,Airbnb遭遇了不小的打击,彼时,巴黎市政府标记1000多间未登记的公寓,要求 Airbnb将这些房源移除。

  数据本站报道,其中提到,一些房东抱怨道,“自己像是给Airbnb打工的员工,既要当前台又要当后勤,还得忍受一些租客的无礼行为。”为此,Airbnb也曾作出努力拉拢房东,呼吁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更改规定,允许房东合法持有其股份。

  对于租客来说,这些年Airbnb的风评也并没有好到那里去。“有些人也质疑,究竟是温馨模糊的‘归属感’吸引大家使用Airbnb,还是大家只是想找便宜的住宿。”莉·盖勒格在《Airbnb创业生存法则》中曾这样写到。

  Airbnb曾经有一个很酷的品牌故事,房东分享出自己多余的居住空间,有偿提供给房客居住,与千篇一律的酒店相比,更能让房客体验真正的本地生活。归属、人情、温度,这在2014年被提升为一个更大的愿景,Airbnb想让全世界的人都感受到“家在四方”。

  但渐渐地,“人突然变太多了,质量也参差不齐。”一位中国房东说,以前的 Airbnb 更像是一个精品社区,也正如 Airbnb 在房东中宣传的:我们想要 100 个人为我们疯狂,而不是 1000 个人有一点点喜欢我们。”但现在已经有些变味。

  换句话说,Airbnb不酷了。思考一个问题,你在Airbnb上,真的在与本地房东共享空间吗?

  以北京为例,从平台上供选择的房源类型来看,北京有近6成的房源是整租房。这意味着,至少在这6成的房源里,入住房客并不会跟房东共享居住空间。

  而职业房东中拥有“超赞房东”称号的比例超过普通房东,回复速度也明显比较快,但是整体平均得分要比普通房东略低些。所谓职业房东,其实多是拥有2-5套在租房源的小房东,有点像是酒店旅馆业的家庭作坊,尽管没有规模化但也确实是在进行商业运作。

  澳大利亚人Murray Cox就公开表示,他发现Airbnb上的房源大多是整栋房屋和公寓,其中许多是永久租赁的。“这些数据打破了家庭住房共享的神话,突显出商业经营者正以牺牲居民的宝贵住房为代价,将其投资的房产变成非法酒店。允许业主将自己的房产转换成酒店,正在将一座城市变成度假者的游乐场。”

  “过度旅游”、“社区被破坏”,“住房压力升高”,此外,短租房客的很多行为均引发了当地居民的反感,包括通宵派对或者造成车位紧张。这些都正是欧洲市民对Airbnb的警惕原因。

  04

  而租客对于隐私和安全担忧,更是不绝于耳。

  2018年年底,一篇《Airbnb爱彼迎,一个能让你命丧异国的平台》在朋友圈刷屏,作者讲述了自己在韩国的一次Airbnb订房遭遇,真实房源与照片极度不符,甚至让人胆战心惊,而爱彼迎的客服在6小时内没有任何有效回复,主人公一个人在首尔零下十几度的山坡上、拖着28寸的大行李箱找酒店,硬着头皮花了平时3倍的价格、订到了一家2000多人民币一晚的酒店。

  (图片来自微信公众号YangFanJame)

  后来回到家一查,网络上关于airbnb平台的差评铺天盖地。

  除了房源照片和实物照片差距大之外,停电等设备故障、谜一样的定价、房东临时加价、房东临时退订、不合理的退订赔付政策、平台客服极其低下的沟通解决效率和服务态度……甚至还有去年的民宿内安装针孔摄像头事件,这些让人极度失望、恐惧的入住体验和客户服务,统统想让人在原地卸载APP的同时,宣布与民宿这种一不小心就是地狱难度的出游方式决裂。

  Airbnb原本所宣传倡导的民宿,其空间形态与酒店迥异。住客之所以在民宿里体验到了类似于“家”的亲密感,是因为民宿本身即是由家改装而来。并且通过与主人的交流,住客将自己独特的情感和经验投入到民宿空间中,将其变为了“场所”,能产生人与人关系和历史性的)。

  一旦旅行结束,回归原来的生活,他回想起在旅行地住过的民宿、遇到的人、吃过的美食……这一切都会在记忆的作用下将抽象的空间变为独特的“场所”。这是传统酒店所没有的。

  这也是共享经济的初心,为漂泊无定的现代人在流动社会中重新通过经验锚定自己、占有空间提供了机会。

  但是作为一门生意,Airbnb显然在职业化的扩张道路上有些迷茫,精品化与商业化往往不可兼得,旅游的个性化与规模的标准化更是难以调和。而初心,是那个渐行渐远渐无书的品牌故事,被从 Pixar 挖来的动画制作人定格成一幅一幅画的剧情影片,裱在斗室之内,供人观赏。

  当下,作为全球酒店业的“狙击手”,Airbnb似乎已经成为众矢之的。各国政府收紧绳索,诸多限制;而民众对其也是毁誉参半,愈发不信任。

  1月16日,Airbnb发布了一份内部信,回顾了2018年的成绩。内部信显示,Airbnb连续第二年实现了未计利息、税项、折旧及摊销前盈利。 连续两年的盈利,意味着Airbnb离上市又近了一步。

  去年,与Airbnb同时期传出IPO消息的还有备受瞩目的美国第二大网约车公司Lyft。3月29日,Lyft在纳斯达克正式挂牌,股价高开跳水,收盘涨逾8%,网约车第一股,市值高达222亿美元。但未过多久,Lyft就逆市大跌近12%,跌破了72美元的发行价。上市第一周,就因做空者众多成为“借入成本最高的”美股。

  对于Airbnb来说,要上市的这颗心,也悬着呢。

  对于行业巨头来说,共享短租无战事吗?Airbnb的战争,恐怕既在颛臾,又在萧墙之内也。

相关热词搜索: 房东 房源

 

热点新闻